中国大学毕业生迎来“史上最难就业季”

时间:2013-06-15 编辑:@申祎烨

标签:未添加标签

 

      中国今年大学毕业生699万,毕业生人数逐年增加,社会提供的有效就业岗位数量无法跟上,加上经济增速放缓,各种大环境因素造成“就业难,年年难”的困境。

     699万。这是中国今年创历史新高的大学生毕业生人数,比去年增加19万,但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增幅趋缓,部分企业招聘意愿降低,一下让中国迎来了“史上最难就业季”。

     2001年高校毕业生为115万,2005年380万,四年内增加223万,到了2009年人数破600万,此后还持续攀升。中国高校毕业生的人数逐年增加,社会提供的有效就业岗位数量无法跟上,加上经济增速放缓,各种大环境因素造成“就业难,年年难”的困境。

     就业难能演变成政治问题

     大学生就业难往往不仅是经济和社会问题,形势若恶化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进而演变成政治问题。外界因此不难理解,为何中共领导人每到就业季,就对大学生就业问题深表关注。

     5月中旬,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到访天津市人力资源发展促进中心,表示要从“全局高度重视”就业问题,要把就业蛋糕做大。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一次会议上称,帮助高校毕业生就业是一项“重要任务”,也是当前面临的一个“空前挑战”。

     挑战难度之高,可从一系列数据中窥知。中国媒体报道日前指出,高校云集的北京、上海等城市应届大学生与工作单位签约的签约率仅30%左右,同比大幅下滑。以北京市为例,2013年毕业生人数比往年有所增长,但用人单位对大学生的需求却比去年减少1.6万个。而且,大学生今年期望的月薪平均为3683.6元(人民币,下同,约755新元),比去年降低近1000元。

     北京一所大学的传媒系毕业生林小丽(化名,23岁)告诉本报,因为错过了去年9月的觅职窗口,今年春节过后才开始找工作,她发出上百封简历,至今未找到理想工作,心里有些着急。

     林小丽说,6月就正式毕业了,不排除骑驴找马,先在小规模的网站当编辑,再看看是否有机会跳槽到名气较大的媒体或大型企业去。她说:“要找到工作不难,要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很难”。星巴克最近大规模招聘,她并不排斥接受管理方面的培训,但当服务员是绝不会考虑,“毕竟跟自己的专业没有关系”。

     学者认为,就业期待值过高及高校教育的设置与市场需求错位,两大因素导致结构性就业矛盾。

     学者:大学招生太多

    接受本报访问的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刘尔铎就指出,大学生就业难已经持续好几年了,“一直是个结构性问题,说白了,就是大学招生太多”。

     刘尔铎分析,中国不是发达国家,目前正处在工业化中级阶段,对工人和技能工人的劳动力需求大于对专业人士或白领的需求,但现在看到的是,“一荒是民工荒,一荒是大学生就业难,需求和供给不一致”,“大学生不愿干杂活儿,高不成低不就的,但工程师、白领的职业没那么多。”

     《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安徽一知名家电品牌人力资源部主管说,该企业仅合肥本部的一线工人就占总人数的80%左右,企业每年都要想办法招这类人才,但“这类人才本来就不好找,而且目前中专、技校每年输送的人才反而在减少,根本满足不了企业需求。”

     以2011年为例,中国全国中等职业学校毕业学生数为662.67万人,中等专业学校、职业高中、成人中等专业学校三类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数为543.75万人,技工学校毕业生118.92万人。刘尔铎认为,这一数字与每年600多万人的大学毕业生相比,数量偏少。

      技工学校与职业中学的毕业人数减少与中国高等教育扩大规模息息相关。1997年起,高校开始扩招,隔年全中国普通高校招生108万人;到了2002年,普通高校计划招生275万人,增幅高达154.6%。

    北京、上海和广州(简称北上广)毕业生多年来倾向在一线城市就业,大城市的吸引力包括就业机会多、职业前景好,因此北上广的就业市场竞争也相对激烈,加剧了就业难题。好些非北上广户口的毕业生也期望在一线城市当上公务员,进入国企或大型企业工作,以争取到大城市的户口。

     25岁的材料工程硕士学系毕业生陈绪(化名) 告诉本报,他身边的朋友在北京找工作时,确实会放眼一纸北京户口,不过理想工作的优先排序一般是:待遇排第一、户口第二、兴趣第三。

     户口在浙江嘉兴的林小丽则表示,她并非为了北京户口才留京找工作,主要是考虑北京的文化底蕴较深厚,有利于传媒工作的积累。她说,其实二三线城市的工作更不好找,“地方小,人少,更要拼爹、找关系”。

     为解决就业环境低迷、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中国国务院已允许毕业生更长时间地利用培训中心、降低毕业生创业的成本,并向多个省的政府提供一次性补贴。

     不过,刘尔铎认为,舒缓就业压力的关键还在于减少高校招生、扩大技校招生,培养更多技能工人,民工荒和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一起抓。

      他说,中国的第一个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过剩转向短缺的转折点)已经到了,人口红利开始下降,大学生就业的难题还会持续五六年,之后就业情况“再难,也不会比现在难了”。

公告通知更多»

团委动态更多»